首頁 公司概況 公司新聞 企業文化 科技環保 社會責任 黨群工作 人力資源
職工文苑
斷奶

這個周末,我預估到了考驗,但困難來的時候,我覺得我還是低估了很多。安若可憐巴巴的小眼神瞅著我,哭啞了的嗓子不斷哼哼唧唧,如小刀子一樣切割著我的心,而我什么辦法都沒有,抱著她走來走去,我真的是心疼極了,開始抱怨妻不該讓我經歷這一切。

小安若斷奶的事情很早就提上了日程,并不是貴州這邊女娃娃不能吃太長時間母乳的怪論,而是其他。妻是一個工作“狂熱者”,沒有安若的時候,早上六點到晚上九點,一天沉醉在工作中,生安若的前一天還自己駕車去金陽幫客戶辦理信貸業務。有了安若后,她犧牲了太多太多,但就睡眠時間就被擠占的少的可憐,只有在我倒班休息的時候才能稍微喘口氣。這些事我是記到心里的,兩愛取其重在我的堅持下,妻自己的不舍得,疫情前期不上班等等的原因,一直推到了現在,妻的日益憔悴使這個事情再次擺到了面前。下定決心,說辦就辦,母子隔離,就等我周末了。老大安琪小時候大多數沒在我跟前成長,讓我認為這個事簡單極了,事實狂甩耳光,是我錯了。

周五從廠里回家,安若看見我,手中的香蕉頓時不香了,黏在我身上,讓我再次誤判這個事情應該很簡單。晚上九點以后,安若逐漸感覺到了不一樣,媽媽還沒有出現,笑嘻嘻的小臉開始嚴肅。十點,不間斷狂轟濫炸的一個小時哭泣,妻不得不從小臥室出山安撫,商量下最后一次的母乳,先讓她睡了明天再開始。安若睡了,可能意識到了什么,夜里睡得一點不安穩,偶爾就會發出抽泣的哭聲,后半夜妻就在休息,雙手抱著直到六點多的天亮,總之第一天還是失敗了。周六一早,妻狠下心,又躲了起來,由我接手。安若醒來,一改平時白天在家里愛笑公主的人設,煩躁的很。但終究是白天,不管怎么著還是過了,接下來的考驗在晚上。九點以后,撕心裂肺的哭聲如約而至,我期待王芬芬像救世主一樣再次出現,誰知不但不出現還把小臥室的門牢牢反鎖,我抱著小安若在房間里走來走去,直到她哭到接近11點時累的睡著。放到床上,和衣而眠,我知道考驗應該還沒完,果然凌晨一點,迷迷糊糊中看到安若坐在身邊哭,驚醒不斷安撫而無效。沖奶粉,喝了一口便把奶瓶遠遠的扔在床下,接著用哭抗議,而我能做的事情太少,抱著輕輕的拍著,直到又一次小家伙哭累了睡著。如此反復,一夜三次,我接近崩潰的邊緣,期盼太陽早一點升起。

周日的早晨終于來了,我和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的,看著懷中的安若,輕輕的呼吸聲,長長的睫毛下還有一道道的淚痕,我心是醉的也是碎的,我知道最難熬得一夜過去了,接下來白天呢?十點多,我的小甜心醒來,我及時的討好的獻媚般把溫度正好的奶瓶送到她面前,真是餓了很快就喝完,但對我的表情冷淡極了,好像猜著給她斷奶是我的主意似的?我比竇娥還冤呢,這可找誰說理去呢?一天下來,我是手段施盡難得安若一笑,小家伙一天緊張的很,充滿了不安全感,充滿了戒備心,直到夜晚的再一次降臨。肚皮搖搖車,讓她緊繃的精神稍微放松一下,九點多就早早的睡沉下去了,一夜醒了兩次,但是看看身邊的我,翻翻身又睡了。

周一,我要上班了,為她掖下被子,輕輕的親了下她的臉頰,收拾行囊下黔西。路上,我不斷的想,今天媽媽出現在她面前,她還會記得母乳這回事嗎?我下周回家,甜蜜的父女感情是不是會修復的完好如初呢,我很忐忑。

短短兩天周末,我被折騰的身心俱疲,安若的哭聲不斷在耳邊環繞,安若的變化也在眼前一幕幕的放映,她應該適應了斷奶的過程,而我呢?成人的世界不需要斷奶,但一樣會主動被動的面臨改變,當走出舒適圈經歷的陣痛和小寶寶斷奶應該是類似的吧?從零開始從來不簡單,面對新挑戰硬著頭皮上,成長不是一時一地的,而是一生一世的從未間斷的,路只在眼前只在腳下,不戀過往不懼將來,走好每一步過好每一天。

加拿大卑斯快乐8官网